容成隐棠

凤兮凤兮,何德之衰

生死茫茫【3】

“我”视角


在饭店里点菜时,我被凡间琳琅满目的吃食给惊到了,选择太多无从下手。师父让我点菜,不用管他。我估计着按师父那种清心寡欲的性子,定是喜欢吃清淡的,便吩咐小二上几道。不想师父自己点了一碗面吃,他吃得极慢,姿态优雅,师父吃碗面都这么赏心悦目。

“师父,你还吃不吃?”我有点担心师父吃不饱。“没事,我不饿。”师父给我擦了擦嘴,眉眼都透出暖阳般的温柔。我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吃完饭后,我提议出去逛一圈。凡间的夜晚不似山上那般安静,宝马雕车香满路,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师父他一直看着路边的店,像是在找什么,眸光深远。

我不知道师父到底在看什么,只好静静地陪着他。师父停在了一家珠宝店前,灯光摇曳地舞在他脸上,看不清神色。“为师还没送过你什么东西,进去看看吧。”我内心一喜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容,“师父你真好。”

我在店里看了一圈,十分中意一枚白玉腰饰,不过这东西做工精致,想来也是十分昂贵的,我脸皮还没那么厚。本想随意要一个普通的,不想师父提前让店家把那白玉做的给包起来。“是看中这个了吧?眼光倒是一样的好。”

我先是脸红了,我的心思都被师父看出来了。接着是疑惑,“一样好”是和谁一样好呢?我嘴一快就想问,但直觉告诉我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的。

小二一边麻利地收捡了玉饰,一边絮絮叨叨:“我们这儿可是百年老店,二位客人你们选择我们家的玉,绝对不会有假。”

凡人的寿命多短啊,这家店竟然能屹立百年不倒。“你们这家店想必信用很好。”我随口说到。

“其实店里老板的先祖最开始是个好色的骗子。”

我奇道:“那后来是怎么痛改前非了?”

小二见有人搭话,便打开了话匣子,“说是某日调戏了仙人,仙人在那老板脸上留下了墨迹,十余日后才消失,老板怕自己再被教训,便决定以后好好做人。”

这家店还有个这么有意思的传说啊,我听见了浅浅的笑声,师父竟然在笑。声音轻飘飘的,像婀娜的舞女的裙,但我听得出来师父真的很高兴。

我们出来后,师父嘴角仍微微上翘。我福至心灵,问道:“师父,你不会就是那个仙人吧!?”

“我是教训了那老板,”师父愣了愣,声音渐渐小了,后面的话我几乎听不清了,“但他欺辱的不是我……”

师父的笑意收敛了,他又成了忘却了喜怒悲欢的佛像,尘世的喧嚣再与他无关。


作者:擦嘴这个点来自漫画第七章,教训老板来自第九章,弹幕里好多吼着要逆CP的,在我看来,CP间的关系应该和食物链一样,不可逆!


生死茫茫【2】

这篇是寻梅视角,上一章那个“我”就不起名了,还是第一视角,不要弄混了(想不出名字干脆拉倒,朕就是这么任性)再说一遍是前世BE版


自一百年前那场大战结束后,我推了大部分的族中事务给各位长老。我知道,身为族长这样也太任性了,可我真的太累了,没有精力去料理这些东西了。 我开始闭门不出,只在族内的一些重要大典上出席。各位长老大概是觉得我这样过得太混混噩噩了,说让我在族内的试炼比赛后,将第一名收为关门弟子。

我本是想拒绝的,之前的那名弟子已耗尽了我所有的心血。他最后问我:“我已是必死之人,你还不肯对我表露一点心意吗?”我是怎么回答他的?“从未有过心意,又如何表露。” 我很多次梦到,自己回答说:“我爱你。”可醒来后,只有眼角滑落的泪是最真实的。

长老们说你若真的不想管事了,总该培养一个可以接替你的人吧,待你收的徒弟可以接管族长之位了,你也可以安心退了。我想是这么个理,便同意了。

新收的徒弟很出色,这孩子总是往藏书阁跑,他除了经验不足,没经历过生死教量外,我无需事事指导,且他悟性极高,一点就通,我倒也清闲。玑华和这孩子不一样,他虽然学得快,可他总是喜欢找各种理由缠着我,还喜欢戏弄我。当年在罗霄城之时,他就笑着说要帮我暖床。

新徒弟要去凡间历练了,我动了心思。我是在山脚下遇见玄玑华的,之后便是一起游历凡间。已经一百多年了,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当年的印子。我也知道自己是在痴心妄想,人类的寿命短暂,当年和我们相遇的那些人早就化为一抔黄土了,说不定连王朝都被颠覆了。

山下最近的人类城镇,竟然还叫罗霄城。我心里泛起一丝丝涟漪,总有些东西还顽固地留下来了。

入城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灯被点亮了,暖黄色的光带来人世的烟火气息。这个点该吃晚饭了,修仙者辟谷后虽不必进食,但我的新徒弟怕是还未尝过人间的食物,去试个新鲜也好。

我循着记忆走到一家店前,当时我带玑华来这吃面,他吃的特别开心,我担心他吃不饱便把自己的那份也给了他。如今这里早不买面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家纺织店。各年龄段的女子进进出出,舞袖琳琅。

小徒弟迟疑地问我:“师父,您是想换新衣服吗?”我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走错路罢了。前面有家饭店,去尝尝吧。”

玄玑华,我去哪里寻你的痕迹?


作者:前世今生发生的事不一样,但原漫根本没怎么提前世师徒相处时发生的事,如果觉得有bug就不要在意了。说起来我很好奇巧克力牛奶前世滚过没,按照寻梅在玑华死前都不肯表露心意的倔性子,应该是没有,但我这个文是建立在他们滚过的基础上!所以到底有没有……


生死茫茫【1】

生死茫茫【1】

帝师在上前世BE版,玄玑华死后的巫寻梅,有原创角色。(看完霸王别姬后突然喜欢上了凄美的悲剧,忍不住发了把刀)

我是黄鸟族的弟子,自打一百年前与黑水蛇族一战后,现在黄鸟族可矜贵了,出门自带光的那种。黄鸟族里,最厉害的当属族长巫寻梅。族内的弟子为了当他的徒弟,争得那叫个头破血流。我作为族内年轻一代中天赋最好也最勤奋的弟子,终于干翻了一帮竞争者,当上了巫寻梅唯一的弟子。

师父长得好看人也温柔,那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,我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。每天师父指导我的剑术时,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因为他离我很近。师父身上那股寒梅的香气袅袅地飘来,温柔地包围了我。

师父虽然总是笑,但我觉得他并不高兴。很多时候我觉得他像庙宇里的佛像,面容慈悲却又不悲不喜。我想方设法地想让师父高兴,端茶送水、洗衣做饭。有一次我跑到后山吹了一晚上的冷风给师父摘了朵花来,师父看到我灰头土脸的样子,笑得很开心。那个笑,和平时那种淡薄的笑不同,如桃花初绽,始教春色到人间。我的脸悄悄红了。

待我年岁大些时,按照规矩要去人间走一遭。我其实真的不想去啊,虽说人间比这山上好玩多了,但哪里比得上待在师父身边呢。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师父居然提出要和我一起下山!高兴归高兴,但族内的其他长老会同意吗?!可没想到长老们很轻易就同意了,有个长老还把我拽到一边,说你师父一百年没怎么和外人交流了,你下山后多照顾你师父。一百年!师父原来这么宅吗?!

我们下山时,已是黄昏了。太阳将橘色的颜料泼洒在云上,再勾以金边,风中传来倦鸟归巢的鸣叫,马儿也整装待发。我怀着无限的好奇踏上征程,师父在一旁静静地望着天。

明明四周都是声音,我却在师父身上感到一股悲伤的寂静。我忍不住打破了这份沉重,“师父,凡间是什么样的?”“凡间啊?”师父偏着头看我,“塞北有暖胃的烈酒,江南有润心的清茶,陌上花开不败,江流奔腾不息......”师父百年未曾下过山,可他说起这些时,眉眼是那样温柔,仿佛那些景色还历历在目,成为记忆中的永恒。

作者:寻梅最后说的话来自漫画第十一话玑华和他描述的人间,多年后寻梅再次下山,玑华却已魂飞魄散。用古今对比来表达悲伤,沉迷于语文赏析无法自拔。